梁涛:四是在宣传教育方面,我们联合人行、国家网信办指导银行保险机构以销售误导、非法“校园贷”、“现金贷”等风险防范以及个人信息保护为重点,开展金融知识普及宣传活动,仅去年一年,累计开展现场宣传活动28.2万次,发放宣传材料1.47亿份,受众消费者数量超过几亿人次,有效扩大了金融知识普及率。针对金融消费的热点和主要风险点及时向社会发布风险提示,结合典型案例进行以案说法,进行案例分析,特别是对近期出现的个别银行利用APP收集个人信息、收集个人隐私条款等,这方面我们主动约谈了银行高管,提出了整改要求。

周亮:刚才兆星副主席讲的已经很到位了。记者朋友的意思是问我们会不会放松监管力度,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要做到“坚定、可控、有序、适度”。监管的职责首先是要回归到“监管姓监”上来。很多人都说我们严监管,实际上“严”是相对的概念,怎么讲?相对于以前的“宽松软”来讲我们是严了,但现在的监管是依法合规监管,对于违法违规行为必须要管,“无照驾驶”更得管,以前“无照驾驶”没人管,所以才出现乱加杠杆、层层嵌套、脱实向虚。现在监管目标是要让它回归本源,让金融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。至于刚才记者讲到的杠杆率的问题,在开场白的时候兆星同志已经给大家介绍了,我国原来的宏观杠杆率每年上升百分之十几,杠杆率过高是潜在风险的源头,因此我们要控制杠杆的无序增长,现在杠杆率基本稳定,这是了不起的成就,是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初战告捷的重要体现。关于你提到的地方政府债务、房地产债务过高的问题,我们在处理各种债务问题时,一是看它是不是合规的,二是分析债务水平有没有过高,或者说是超出承受能力,这是判断的标准。我们在处置债务风险的过程中,要贯彻中央“稳定大局、统筹协调、分类施策、精准拆弹”的十六字方针。稳定大局,是不允许局部的风险引爆点产生系统性风险,监管部门要守住这个底线。在稳定大局的前提下要加强部门的协调配合,要统筹协调。中央决定成立国务院金融发展稳定委员会,是专门协调金融领域各项政策出台的领导机构。在党中央、国务院的领导下,按照金融委的指导,加强部门的协调配合。以前有些部门仅从自身职责出发出台政策,现在还要加强对政策出台的评估,包括对市场的影响、市场的可承受能力等。因为发展、稳定、改革、防风险的问题上一定要达到动态的平衡,这是统筹协调问题。